logo

第一次在水上乐园玩冲浪裤子都被冲掉了

发布时间:2019-08-01 14:13    信息来源:admin

  克里斯托夫摔在陌生男人面前的那天,凌晨四点就起了床,梦里面全是咸味的夏威夷,自己像只野马在巨浪里驰骋。

  他感到有股冲动涌上大脑,趁着天还没亮去水上乐园排了个早队,企图在这个白天学会征服海域。

  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,在老克的骄傲被冲浪池拍碎时,他第一次觉得男人的手如此温暖,甚至有点不想放开。

  游乐园的冲浪池,就像漂泊浪子的墓志铭,露着腹肌的男人和穿着比基尼的女人在这里相继倒下。

  在冲浪池前排起长队的男女,带着不同的目的,他们在旁人摔倒的狼狈中相视一笑,这是属于浪客的默契。

  没人能预知下一个被浪花打下的会不会是自己,但能有一次在浪尖跃起就算是初学者的幸运。

  中年胖汉第61次站上冲浪板,他想起女友手机屏保上的驭水男孩,目光变得更加坚毅。

  他尝试在水花的冲击里保持清醒,但眼前冒出的星光始终泛着和加州的棕榈一样的翠绿。

  她带着冲浪板从水池顶端落下,练习拥抱从未出现过的恋人,但还没张开双臂就被扔上了岸。

  在狭小的冲浪池,初级冲浪手一次次咽下带着气味的池水,就像用马桶刷漱了个口。

  回味着让舌头麻痹的复合口感,看着在浪上玩弄技巧的冲浪高手,他们只想去海边。

  真正的浪人眼里都装着辽阔的海域,冲浪池只是消遣的玩具,虽然不少高玩都是从模拟的水浪中走向大海。

  而看到骑在浪尖上的波利尼西亚人,夏威夷土著就像目睹了一场圣光降临的神迹,这种乘浪的活动被他们当做驯服海浪的仪式。

  想起头一天在冲浪池里的练习,我就像刚学会走路就妄想百米冲刺的奶娃,稚嫩。

  就像发现大溪地的詹姆斯库克船长在航海日志中写道:“不得不说,被海浪急速推动滑行时,的确能感受到至高的乐趣。”

  每个冲浪高手都沉迷于和海浪追逐的快感,即使不会冲浪也和我一样赖在沙滩上。

  也正是这种与大海对抗的刺激,让冲浪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,就成为年轻人的潮流。

  海滩成为都市青年的避难所,他们穿着冲浪服流连海岸线,在日光浴和冲浪中享受无尽的夏日。

  the beach boys的冲浪音乐响彻每个沙滩,能弹一首surfin’起码能收获10个姑娘的搭讪。

  冲浪服开始成为美国西海岸的时尚标志,穿冲浪裤的男人无情地收割着海边大妞的目光。

  那个时候西海岸说唱还只存在于街区的深巷,穿着格子衫和匡威的chola只在家门口练嘴皮。

  无论是小白还是高手都能在天猫一站购齐所有下海装备,即使连冲浪板都不会拿,也能成为海滩上的OG。

  这次科罗娜还在天猫活力营插了一手,和天猫活力营推出定制礼盒,里面从防晒到沙滩巾都备齐了,最主要还有和夏天最搭的啤酒。

  我直接就搞了一套,在科罗娜的瓶颈里塞上四分之一个青柠,让酒精混着海风的咸味滑入喉咙,比之前蹭的假酒上头多了。

  低着头的阿芳露出白皙的后颈,我明白了她的担忧,拿出礼盒里面的资生堂防晒乳给她。

  但看着躺在购物车里的装备,我知道当我站在沙滩上,阿芳看到的会是一个专业的玩浪高手。

  7月22日-24日,上天猫/淘宝APP搜索“水上玩家”,购齐装备,你也能约到你的阿芳!